当前位置: 99真人 > 投注攻略 > 百利宫是真人吗 - 七年 荣融不易
百利宫是真人吗 - 七年 荣融不易发布时间:2020-01-08 13:47:49

百利宫是真人吗 - 七年 荣融不易

百利宫是真人吗,文章发布于《经济观察报》第484期,2010.8.30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康怡掌声响起。

他微笑以对,一如过去7年中的每一次。

不过,这次是送别。

8月24日,“超期服役”了8个月的国务院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主任李荣融正式卸任。当日下午三点,在国务院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综合楼三楼会议室,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李建华宣布了这一消息,同时宣布原国家质检总局局长王勇接任国资委主任。

66岁的李荣融依然清晰记得,同样是在这个会议室,同样是24日——2003年3月24日,中央任命他为国资委掌门人。彼时国资委刚刚成立。

“这一干就是7年5个月了。”掌声停歇,李荣融有些感慨。他选择用“忠臣”二字来评价自己。

过去7年,原有的196家央企,通过各种方式兼并重组至123家,国有资产总额从3万亿元上升到20万亿元,央企利润翻了5倍。与此同时,央企负责人薪酬过高、红利上缴比例过低等诸多争议常常将李荣融与国资委推向舆论最中心。

而有关“国进民退”的争议更是一直与李荣融如影随形。

在其2003年上任时,“国企民营化”争议乍起,时至卸任,“国进民退”已成为众多学者的研究课题。

国资情结

长达七年的任职期让李荣融成为2003年以来部长级官员中任职最久的人之一。

“我评价自己是个忠臣,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自己。为党、为国家,为自己,无怨无悔。”李荣融有些动情地说。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说这话来自于他一贯以来的浓厚国资情结。

多名现任央企负责人回忆说,李荣融在大会小会上经常说一句话:“央企要牢记你承担的任务,这个国家要持续稳定的发展,要靠央企扛起来。”

对李荣融来说,这是一种信仰。所以看到一篇 《央企为什么这么“红”》的评论,他会觉得“想不明白”——“为什么国企搞不好的时候你们骂我,现在我们国企搞好了你们还是骂呢?”

1968年,天津大学化学工程系电化学工学专业毕业的李荣融来到无锡油泵油嘴厂做了一名车间工人,16年后年成为了该厂第一位“民选厂长”——他领导的企业也是当地第一家实行厂长负责制的。李荣融后来的行事风格,从那时候就已见端倪。

“从他说话就能听出来,几乎没有套话,上来都是干货,立场、观点鲜明,听完不会让你还得琢磨他的意思,只要你不是特别傻,特别笨。”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放生说,他曾经在国资委的大院内任职数年。“我们有事情请示他,说这事儿怎么办,他都是清晰明确的告诉你他的态度,是个非常有个性的领导。”

李荣融那种南方男人的细腻也给周放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他的着装就可以看的出,不是说很考究,但是一看就是一个干净利索的打扮。”

李荣融的南方生活持续到1992年。那年的6月1日,他骑着一辆破旧的,缠满了胶带的自行车,开始了他的北京生活。从国务院生产办公室到国家经贸委,李荣融从事的依然是与国资相关的工作。

2003年,李荣融掌舵刚刚成立的国资委,开始引领196家被喻为“国家队”的央企。

在他七年国资委主任的任期内,原有的196家央企,通过各种方式兼并重组至123家,国有资产总额从3万亿元上升到20万亿元,央企利润翻了5倍。

2003年李荣融接任之初,世界500强中央企只有6家,到了今年,这一数字上升为30家,尽管距离50至80家的目标依然有差距。

李荣融跟温家宝总理汇报工作时曾经这样说:“现在我不敢说我是最合适的,应该说是成本最低的。所谓成本低就是一没有给总理添乱,二是因为这一路没有走太多的弯路,给国家造成损失。”

“今年正好审计,如果我接手的资产少掉了,怎么处理我都行。”李荣融的自信溢于言表。

七年

国资委研究中心宏观部部长王志钢说:“李荣融找到了一条路子,就是在中国特色市场经济条件下搞好国有企业的路子。”

李荣融自己曾经解释说,这条路可以分两方面讲,一是从政府角度讲,这届政府把社会公共管理职能与出资人的职能分开了。也就是说,长期困扰我们的 “国有企业的出资人是谁”到位了。从管理企业来说,找到了一套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责任落实的途径,从责任的落实到他们的年薪、奖惩、再到监管,都有一套法规。同时,市场化选聘人才,就是要挑选更能承担责任的人到该到的岗位上去。

“就像是让以前混混沌沌的中央企业突然变聪明了,知道了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找谁对标,该如何弥补自己的短板”。王志钢说。

李荣融上任之初,曾与经济学家吴敬琏有一次长谈,他为吴敬琏勾勒出一幅未来央企乃至国企改革的路线图,时至今日,了解那次谈话的人士评价,他提出的设想,都已付诸实践。不过,直到李荣融卸任,有一件事仍然还在路上,这就是央企董事会建设。

这是李荣融争取来的。

“李荣融想推这项工作,但是难处在于国务院曾经定过一个规定,就是国有独资企业原则上不建立董事会。后来李荣融跟中央领导同志汇报说,如果要叫我不当婆婆,做好老板,我必须建立董事会”。

最后中央的答复是 “谨慎一点,先做点调研然后再试点。”

2005年,国资委决定在中央企业进行国有独资公司建立和完善董事会试点工作,并选定宝钢等7户企业作为第一批试点。

李荣融当时如此评价:“这是国资委成立以来最大的新闻,意义非同一般。”这后来也演绎成他在国资系统内两个著名说法,“企业能不能搞好与所有制没有关系”;“遵循企业发展规律,国有企业一定能搞好”。

上述理念并非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但是在李荣融的推动下,目前央企董事会试点公司已经有32家。不过这距离李荣融的理想显然还有距离。他曾经期望,一旦央企建立了完善的董事会,国资委就能真正的做一个干净的出资人。而在这之前,国资委有时候不得不当起“婆婆”。

他曾经身为企业负责人,又长期在宏观调控部门工作,这使得他比一般宏观官员更敏感。2008年李荣融前所未有地在一年内给央企领导上了三次课,讲宏观形势,讲外部环境,苦口婆心地告诫中央企业要准备 “过紧日子”、“准备过冬”,要“现金为王”。

“很少见到荣融主任那么严肃,说话语气那么重。”一位与会央企负责人回忆说。

他的预感是对的。20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中国经济增长率也直线下滑。

李荣融敏锐。

2006年,国资委出台了《中央企业全面风险管理指引》的文件,提早的风险防范也让不少中央企业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逃过一劫。不过很少人知道,这份文件最初的想法来自于一封海外学子的来信。

周放生回忆说,2004年,一位在国外专门从事风险管理研究的博士,回北京探亲之际了解到国有企业对于风险管理的认识、对风险管理防范的措施和美国企业差距很大,就以个人名义给李荣融写了一封信,提议国资委要重视企业风险管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未来风险会越来越大,一定要高度重视。

李荣融看到了这封信。

捍卫者

中国面对的仍然是一场未完成的国企改革。这其中的纷争、质疑乃至诘问,也成为李荣融七年国资掌门人的一部分。

2004年,郎咸平公开质疑国企民营化,进而引发一场全民大讨论,国资委面对国资“贱卖”和“流失”的责问,而另外一些学者,也公开呼吁坚持国有经济的改组和调整,为民营化辩护。

国资委不能自外于是。尽管李荣融从未正面回应过这样一种争论。不过,那期间国资委以少有的高效出台了一系列规范国企mbo的文件。而之后,国资委内部对国资在各个行业领域内的定位,实际上是有规划的,而详情从未对外披露。除了未经任何官方文件证实的“央企要在七大领域内保持控制力”这样的说法。

去年至今,有关国进民退的大辩论再次将李荣融推向风口浪尖。一个论据会被经常提起:中国政府刺激经济复苏的4万亿资金,绝大部分落在了央企身上。在冬天里“穿上棉袄”的央企,在扩张的道路上远远把民企甩在身后。中粮入股蒙牛、宝钢入主宁钢、中国建材横扫水泥行业、山西煤炭行业大整合,甚至“央企地王”的出现,都强化了这一命题。

对此,李荣融并不认可。

2009年8月,在为广州的党政干部和企业负责人所做的题为“遵循企业发展规律,推动国有企业科学发展”的专题报告会上,他回应道:“中国现在并没有出现‘国进民退’的现象。这是因为国企、民企都在竞争中共同发展,而不是说‘有我没有你,有你没有我’。”

他提出,在这一轮的并购整合大潮中,也欢迎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对央企进行重组并构。

不过事实是,国资委成立之初央企的数量为196家,截至目前减到了123家。这73家央企的退出,没有一家是通过卖给民企或者外企实现的,大部分是央企之间的内部整合。

央企负责人的薪酬过高、红利上缴比例过低等诸多争议常常将李荣融推向舆论的最中心。

李荣融从不掩饰自己的立场。在回应薪酬问题时,他说:“央企负责人薪酬增长的速度远远低于企业利润增长的速度,央企负责人的薪酬是合适的更是合理的。”

外界要求提高央企红利上缴比例的声音一年响过一年,李荣融却一直这样说:“对央企抽血不要抽得太狠,央企的研发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因为现在我们的企业真正储备15-20年技术和产品真正还没有一家,一家企业如果没有储备15-20年的技术和产品,我认为是很危险的。”

周放生更愿意用“立场”二字来解释李荣融。

“如果把国务院比作是奥委会,李荣融只是中国代表团的团长,团长的任务就是拼命地帮助中国代表团拿金牌,李荣融也一样,他的任务就是帮助央企做大做强,就是要获得更多的利润。”周说。“至于比赛的规则和判定,是奥委会的责任。”

如果李荣融不是国资委的掌舵,那会是另外一番图景吗?去年世界500强座谈会,面对众多的民营企业,李荣融笑说:“中央任命我是国资委主任,如果成立个民资委,我当主任,我一定把你们搞好,我完全有信心。”

问题是,中国没有民资委。

待解难题

8月24日,新任国资委主任王勇给了李荣融一个殷实的拥抱。这是王勇阔别国资舞台五年后的再次回归。

不少国资系统人士表示,王勇的归来是意料中的事。现年55岁的王勇2003年就任国资委副主任一职,协助分管企业领导人员工作,分管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一局、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二局、党建工作局(党委组织部)、培训中心。在国资委副主任这个位置上,他一直任职到2005年,也一直被看成是前任国资委主任李荣融的得力“副将”。

而且他和李荣融一样,有着丰富的国有企业工作经验,曾任第七机械工业部某厂厂长、中国航天机电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的职位。

在当天宣布王勇任职的国资委干部大会上,中组部副部长李建华也表示:“王勇熟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情况,担任国资委副主任期间在推进国有企业人事干部改革,加强中央企业领导班子建设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北京求是联合管理咨询公司董事长安林博士表示,王勇此前在中组部干部五局的任职经历(2001年出任干部五局局长)能否推动央企董事会试点工作再向前走一步是他关注的焦点。

在他看来,董事会制度建设既是李荣融的最大成就之一,也是李荣融的最大心患之一。“两年前中组部和国务院国资委联合下发的一份文件中,重新调整了央企内党委与董事会的职责边界,赋予董事会更大的权限和独立性,但是至今我们还没有看到这个新办法下的产物。”安林表示。

“李荣融时代的董事会制度,可以说是正在迈向独立性,而王勇要做的,就是真正实现董事会的独立性,进而实现董事会制度的实体性,也就是董事会必须拥有实权,特别是对经理的任免、考核和薪酬的决定权。这对他将是很大的挑战。”安林表示。

此外,摆在王勇面前的还有央企结构调整、进一步做大做强、非主业资产剥离等诸多难题。据2007年国资委正式印发《关于中央企业布局结构调整的指导意见》,到2010年,中央企业调整重组至80-100家;加快培育30-50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公司。

即将成立的被称为 “中投二号”的国新资产管理公司或将让央企整合在数量上目标能顺利完成,不过,业内人士担心的是一些企业被装进去之后,如何通过“中投二号”市场化的操作手段,保证企业顺利平稳的退出、重组或出售给外部战略投资者。这也是王勇将要面对的大事。

王志钢关心的是央企未来在进一步做大做强中,如何能把握好产融结合这个度,既不偏离主业做金融,又能让金融真正的为产业服务,这对央企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王勇同样无法摆脱李荣融式的纠结——搞得好也抱怨,搞不好也抱怨。78家央企退出地产的动作还没有完成。

在李荣融离开国资委的第一个周末,一场由众多经济学家发起的研讨会举行,其核心议题仍然是,国企应该做什么。

李荣融语录

我的座右铭是 “倾心于事业,敬业于岗位”。

你再大的企业,老板也是伙计。

我不怕骂,因为心里很坦荡。我喜欢跟高手较量,我认为和高手的较量,尽管有失败、有痛苦,但一定会有提高。

你把跑道建好了,规则制定好了,把裁判员请好了,别请黑哨。在这种条件下,优秀人才有的是。

中央企业还是老老实实干你的本行、干实业,不要“东张西望”。

我要求央企现在要冬训,不是简单的熬冬。

我说前门必须开,再有压力我来做,该给的应该给。后门一定要关,旁门则必清。

现在的过剩不光是中国的能力过剩,全球能力基本都过剩,那过剩就有问题,谁死谁活?不是你说了算,是市场说了算。

我对自己的女儿也说,毕业以后找工作,我是希望能找一个大企业,不要太讲究薪酬高低。一个大企业,它的规章制度就一套,它的工作程序就一套,我认为这都是花钱买来的,也有许多是血的教训换成的。

我们委里面年轻人让我推荐他们看什么书,我说就念毛主席的实践论和矛盾论,你遇到的事超脱不了这两本书。

现在的过剩不光是中国的能力过剩,全球能力基本都过剩,那过剩就有问题,谁死谁活?不是你说了算,是市场说了算。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经济观察报,访问yuanben.io查询【2vdlshte】获取授权信息。